业务邮箱
uuo4CYnR@yahoo.com

莫念下山

发布时间:2020-04-16 07:09:45

北疆极西之地一座山,山上有座庙,庙名很是奇怪,唤作"桃花".庙门两旁也有副对联:"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庙里只住着一个和尚和他的徒弟,那和尚无名无姓,山下的村民便送他一个"桃花和尚"的诨号,和尚听闻之后也不恼怒,只是一笑.极西之地本没有桃花,但那寺庙却有一片桃林,据说是那和尚早年游历江南时移栽回来的.不久之后,老方丈圆寂,这寺便改名为"桃花寺",这山也就被人称为"桃花山".四月将至,不知是不是因为佛祖保佑,本该水土不服的桃花却开得异常繁茂,更有"春风十里桃花雨"的风情.桃林中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传出,两个的孩子正在嬉戏.少女正值豆寇,冲天的双马尾显得极为刁蛮,正躲在一棵桃树上看着树下的一个少年.少年闭着眼倒数着"三二一,我来抓你了,抓到了可要做我媳妇呦!"话音刚落,本藏在树上的少女突然跳了下来,惊起了一阵花雨,怒气冲冲地跑了过去,一手叉腰,一手揪住少年耳朵,质问道"你刚说什么,小和尚?"少年偏过头抑不住疼痛惨叫,丝毫没有刚才的豪迈,"疼疼疼,快松手,再这么泼,我就不娶你了."少女听完之后,眉头一皱,"不娶就不娶,本女侠要嫁给天下第一的侠客,才不会嫁给你这个小和尚."但那只拧着耳朵的手却是缓缓地送了下来.少年趁她失神之际,伸手在她的脸蛋上捏了一下,也不管少女幽怨的眼神,撒腿就跑."天下的一的媳妇又如何,还不是被我欺负!"声音回荡在林间,却以不见其踪影.少女望着他远去的方向恨恨不已的骂道:"登徒子,下次见面看本女侠不收拾你."说完又朝那个方向狠狠地挥了挥拳头。过了一会儿,少女摸着自己通红的脸颊,似是想起了什么,又狠狠地摇了摇头。少年是和尚收养的一个弃子,北疆不似蜀地富饶,似这般抛儿弃女之事常有发生。和尚采药出门,携子而归,怜其身世,便认它作了徒弟,顺便给他起了名字——莫念。少女是山下猎户的女儿,生的水灵标致,出生时猎户打开在私塾读书儿子的书,随手翻了一页指了一个字。于是少女名字就被草草定了下来,就叫阿娇。夕阳西下,天空被染成一片桃红,阿娇趁着夕阳正好哼着歌谣一步步地走下山。阿爹门前种桃花阿娇树下思郎家女儿红女儿红桃花早已满枝丫何时取酒宴人家当夕阳斜射入桃林深处,天色已是晦暗难明.桃林深处有一小舍,小舍很是破旧,给人一种随时倾塌的感觉,原本朱红色的小门如今已成暗红,门上的尘土似乎也是昭示着这门不常打开,只有窗户上尚未被灰尘完全覆盖的描金窗框似乎在诉说着这间小舍曾经的精致与华丽.此时小舍的破门伴随着一声"支丫,"却已被人从内推开,原是寺庙的僧人从中走了出来.僧人并未做任何停留,只是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便大踏步向山上的回眸崖边走去.此崖极深,像是被仙人用斧将山自上而下平切,在当地也算一处奇景.早些年有些山民不知为何来此寻死,就在此纵身一跃,尸骨难觅.老方丈本着慈悲为怀的菩萨心肠,便在此立下一碑.碑名"回眸",上刻有佛经数句,北疆山民多信佛教,后来来此出寻死的人也就慢慢少了,此处也就被人称为"回眸崖".那和尚来到崖边就在碑旁席地而坐.此时天色已暗,月色倒是正好,不时有飞鸟从崖边掠过,为这寂静的夜平添几分生气.和尚摸着那碑上的"回眸"二字,似是想起什么,眼神愈加的温柔."回眸,老家伙你走之前就告诉我这两个字吗?"和尚面色突然一变,站起来向着崖边长吼:"我吴剑鼎又怎敢去回眸."吼声阵阵,惊起无数飞鸟.山下来了个女人,一袭红衣,面若桃花,像极了书里勾引男人的妖精,透着一股子妖媚。一群平素就喜欢卖弄文采的少年更是叽叽喳喳的议论着经过私塾的那个女子。有说那女子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有说那女子倾国倾城的;那私塾先生的儿子却别出心裁,望着山上的桃花吟了一句"春风十里不如她"引来众人的喝彩。那女子听罢只是浅浅一笑,终归没能负了那"一笑倾城"四字,引得一片吞咽口水的声音。女人也不管那群少年惊若天人的目光,只是在村口井边饮了一瓢水,然后自顾自的一步一摇地朝山上走去。莫念在庙门前扫着地。老和尚告诉他要春扫落花,夏扫浮尘,秋扫落叶,冬扫积雪,说这也算一种修行。不过莫念却一直认为这是老和尚偷懒的借口。正当莫念因为扫地无聊而抬头东张西望时,却突然看见庙前的栈道上走来了一个女子,初以为是阿娇,便扔了扫把往前走了几步,近看却不是,不禁有些失望。那女子远看只是一抹红影,待那女子走近时,莫念才觉得那女子美艳的不可方物,也不再失望,忙笑吟吟的迎了上去,"这位姐姐,是烧香还是祈愿呢?"女子笑答道:"我来还愿,去叫你师傅。"莫念忙应了一声就跑向庙里,还未至门口就突然被女子喊停."还是我自己去吧!"女子说罢,便缓缓地走进了寺庙.女子走进庙内,似乎对庙内的环境很熟,任周围春色满园也不作停留,只是直直地走向那座大殿.到了殿门前,女子顿了一下脚步,长吸一口气,然后推开了大门。大殿很是空旷,没有一尊佛像,只有一个和尚枯坐在大殿的尽头。女子没有去看那和尚,反而自顾自的打量着四周,似是极为有趣。女子绕过和尚走向大殿本应供奉释迦牟尼的地方,两个齐人高的"天地"二字直入眼帘,笔力遒劲,透着一股子森然剑意.女子背向枯坐的和尚,似是很艰难地从嘴里吐出几个变调的音节:"我来了."说完便已红了眼,将头绕向旁边,不再去看和尚.和尚眉头微微一皱,也不睁眼,只是淡淡应了一句:"你来了."似是发问,又似自言自语."你真要在此终老?"女子指了指空旷的大殿问道.和尚身躯轻轻颤抖,眉头皱着望向女子回答道:"既不得得一人而终老,那便独一人而终老."女子轻轻抹去和尚眼角的泪,却是破涕为笑,"想不到堂堂吴剑鼎也会哭."继而大笑,笑得眼泪狂流.吴剑鼎早年江南有名的轻高手,是公认最有希望跻身一品宗师中剑道一脉的弄潮儿,青衣白马,引来无数少女倾心,也算得上风流倜傥.那女子却是真妖精,是江湖人人都想但却不敢亲近的妖精,传闻她嘴唇的胭脂比人血都艳.当时有个刚有点名气,不识深浅的年轻彦楚扬言要尝尝那胭脂的味道,被那女子笑吟吟地迎进了阁楼.人们只知道第二天那女子端坐在阁楼继续涂她的胭脂,而那位年轻彦楚却不知所踪.不过最后吴剑鼎和那位唤作"桃花"的女子双双不知所踪,有人说他们私奔而去,不知碎了多少痴男怨女的心.(江湖情,桃花缘,谁许谁相濡以沫,谁又为谁披上袈裟,青灯古卷,苦苦守候.)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



百度搜索